敢为天下先 做主动创新者

时间:2018-05-17

今时今日,创新的重要性,创新一词被提及的频率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创新者似乎迎来了前有未有的优越的外部环境,然而当我们乐此不疲的在谈论创新的同时,我们应该请醒的认识到创新的过程是曲折的,面对的环境是艰辛的,而结果往往是残酷的。带领种群决定不再寻找森林而是到地面上谋生第一只猿猴,实则是冒着生存与种群延续的风险;神农尝尽百草却付出了生命;商鞅变法强秦却落得个车裂而亡;固特异穷必生之力解决橡胶热熔问题,却一生穷困……创新意味着改变,改变意味着风险,风险可能来自创新本身的风险,也来自旧事物不愿离去而产生阻力的风险,还有可能来自那些广罗大众对新事物的不理解、不接纳的风险。纵观历史长河,那些取得成就的著名创新者无比付出非同寻常的努力和艰辛。所以作为新时代的创新者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创新可能的风险。

既然创新如此的艰难,我们是不是不要创新了,恰恰相反,站在历史及至人类发展的角度看,这些创新者所起的作用却又是那么的至关重要且也是历史必然,人类的发展需要这些创新。我们生活的自然体系自诞生之日起就没有停止创新,人类社会同样如此,应该说整个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创新史,没有创新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人类。然而对于创新,社会上总是会存在着这样几种角色:主动创新者,他们是创新的积极参与者与实施者;反动创新者,因为新事物的产生会让旧有体系的利益受到影响,所以会有一些创新的反对者成为创新的阻力;被动创新者,这部分人占大多数,不参与,也不反对,他们习惯于现状,对现有系统的问题视而不见,习以为常,以为创新跟自己没关系,只有别人创新成功了,他们会去享受或不得不接受创新给自己带来的好或不好。

新来旧去,是自然规律也是社会法则,反动创新者必然失败,自不必多说。观生物进化史,我们今天看到的物种的多种多样,殊不知,那些被淘汰的物种要远远多于当今存活物种的数量,因为生物种群没有主观意识去创新自己的生活环境或生存手段,每一次自然环境的创新,都会淘汰掉一大批生物种族。自然的创新强加给了生物,它们就是典型的被动创新者,生死只能由天命。但我们人类不同,人类不同于其它物种的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人类会创新,我们不会被动的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重复着旧的体系,等待着被创新,作创新的被动接受者,我们要主动创新,做创新的主人。

      主动创新就意味着要改变旧的事物,势必会与旧的系统或即存体系有一场殊死的博斗,双方可能互有胜负,但是若我们拉长时间轴,新事物终将战胜旧的事物,无论其如何努力,因为新的替代旧的是我们现在这个自然体系的规律。就人类历史来说,会不断出现新的势力去反对旧的社会体制或旧的管理体系。尽管有时新势力会被暂时打压下去。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没有哪个朝代可以亘存万古,被新的朝代新的体制取代只是时间问题,那也就意一切不符合发展规律的旧事物,只要不主动改变,终将灭亡。

这个时代,对于勇于创新者来说,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现在这样需要创新,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现在这样重视创新,也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现在这样善待创新。所以,让我们敢为天下先,做主动创新者,不要继续做沉默的旁观者,去等待别人的创新,去接受别人的创新成果(这种成果一定是有利于社会的,但不定有利于你)。

 

本篇文章作者为杨传丰,文章版权由作者和亿维讯同创共有,若转载请联系我们。